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扬中城市生活

查看: 130|回复: 2

[原创] 我的办学之路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4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627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2862

    主题

    9692

    帖子

    3万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39551
    发表于 2018-12-17 08:2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我的办学之路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文/张桂生

        1972年春的一天,舅舅突然告诉我,村里准备办一所红民校,四个生产队的队长一致推荐你做这所红民校的老师,你同意吗?我一听,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    说是一所学校,其实一无所有。无教室,无桌椅,无课本,无资金,甚至连一支粉笔也没有。工资呢,也没有,
        只是年终时各生产队免费送100斤粮食算是补贴。学生呢,是那些因为要在家中带弟妹或是做家务的适龄女孩;上课时间为每天中午和晚上。因为这时候,家长在家里,可以挤出一些时间让这些孩子读一些书,起码到城里能认得男女厕所,而不至于闹出笑话来。怪不得让我做呢?原来是这等好事。实际上也是这样,假如是一件既轻松又赚钱的事情,哪里能轮到我呢?宁舍三斗粮,不当孩子王。我有些后悔,但是,既然答应了,就做下去吧,谋事在天,成事在人。说不定能闯出一片天地,干吧。
        于是,在父亲的支持下,我把家中的三间房子腾出两间作为教室,又从一里多远的地里挑来土坯,砌成课桌的墩子,然后在上面铺上葵花秸子,再在上面用草泥泥平,这样,四排简易课桌搭起来了。做好了第一步,便开始第二步。我自己贴钱从街上买来小黑板、黑板擦子、白粉笔、红粉笔、红墨水和蘸水笔以及一些写字本,课本和灯、油让学生自己去筹集。第三步,请学生。何谓请学生?因为这些学生都是女孩子,在那重男轻女的时代,许多家长把女孩子说成赔钱货,再加上家庭子女多,女孩子往往要带弟弟妹妹,要挑猪草,要洗衣做饭,要打扫卫生,再大些,要到生产队做事挣工分,如此等等,哪有时间读书?可是她们读书的愿望十分强烈,听说可以上学校,高兴得眉开眼笑,可是家长把眼睛一翻,你去上学,家里的事情谁做?再说,吃饭都紧张,那有钱供你上学?只有挨家挨户去动员。有一家我连跑了三次,终于感动了家长。这位家长才给面子地说:“外甥哥,(因为我在外婆家村子住,所以很多人以“外甥哥”三字称呼我)”看在你左一次又一次的份上,让她们去吧。这一下,才勉强同意让她的三个女儿来上学。好家伙,一下子来了近三十个(还有几个把弟弟妹妹抱着来上学的)。
         开始上课了。天气凉爽还可以,要是夏天中午,家里热的像蒸笼,不得已,只得将教室放在树荫下。树荫下,凉风习习,知了在树上唱着动听的歌曲,黄狗卧在树下惬意地伸着懒腰,公鸡在草丛中捉虫,调皮的小弟弟这时也在姐姐怀中安详地睡着,而学生们呢,正在如饥似渴地孜孜不倦地学习着。她们那灵巧地使着洗衣棒、锄头、挖菜铲子的手,在这里却显得十分笨拙,仿佛手拿的不是铅笔,而是千钧大棒一样,有些人急得秀气的脸上直冒汗,有的人把长满老茧手使劲甩一甩,有些人急得直跺脚。每当这时候,我总是热情地鼓励他们,或者手把手地教起来。多么可爱的孩子们啊,你们本该在学校里和其他男孩子一样,享受着正规的教育,可是你们却只能把本该玩耍和休息的时间用来学习。晚上上回家的时候,三五个一群,手持灯盏,一路说,一路笑,虽然学习很苦,可是她们却很开心。我被深深地感染了,苦点儿,累点儿,与孩子们相比,又算得了什么,收获的却是孩子们的满满的欢乐。年终时区里组织验收考试,我教的这个班取得很好的成绩,我也被评为八斗区优秀教师,并在表彰大会上做了《我是怎样办好红民校的》经验介绍。
          随着形势的变化,村里要求把红民校改为扩点小学,取名“东岗村扩点小学”,把原来的中午晚上上课改为全日制学校。而校址仍然设在我家中。同时存在的还有田埠村扩点小学,教师是赵育来。赵育来擅长数学,不善于教作文,每次作文之前都要和我磋商,然后再回去教学。赵育来家境贫寒,母亲和他相依为命,后来赵育来考取师范并做了公办教师,家庭才一天天好起来。可惜他后来患癌症英年早逝,可能是早期太吃苦把身子搞坏了的缘故吧。
          困难像大山一样向我压过来。那时候,家里有7口人,父母和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加上我,7口人,三间房,50个平方,本来就很挤,做教室又占用了20多个平方,家中实在太挤了,连转身都困难。没奈何,只得想方设法,最大限度腾出空间。父亲在外地教书,把最小的两个妹妹带在身边;两个弟弟只能到邻居家借宿,长期借宿人家,总感到诸多不便。天晴还好,要是遇到下雨天,学生们把外面的烂泥都带到家中,母亲每每扫地,都要用簸箕扒出满满一簸箕烂泥。带着雨水的胶鞋把家中的泥土也带走了,家里深一处,凸一处,极不平整。没办法,只好向生产队干部们求救。经过磋商,把学校安排到西头赵宏岭家的堂屋里,后来又到过赵育升的新房子中,还到过外出打工的赵恩聪的空房中,真如电影《地道战》中所说的: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,我这是“教一学期换一个地方”啊!
          再说,上晚课需要光源。那时候,村里没有通电,晚上基本上以煤油灯为主。点灯用的煤油需要票证,一家每月仅仅半斤,一家人晚上急急地吃完饭,然后赶紧洗漱上床睡觉,整个村子是一片寂静,除了几声狗吠,几乎无人走动。自家发的那点煤油票还没有怎么用就底朝天了。还好,代销店的赵老头儿破例让我每月可以购2斤煤油。但是2斤煤油仍然不够用,只能用柴油代替。孩子们呢,他们更惨了,只能以柴油作为灯油。柴油烟大,真个房子里像个像一个个小烟囱,第二天早上起来后,鼻子里有一大团黑黢黢的东西,那就是煤烟。家里也被柴油烟煤子熏得黑黑的,连被子上也落了一层煤烟,洗也洗不掉。
    这里再说一个插曲,有一年秋天,我到一个生产队去讨我的工分粮。那个生产队队长冷冷地说:“我们辛辛苦苦一年,好容易种点粮食,你倒好,风不吹,日不晒,反倒来要粮食。你明天再来吧。”第二天,我又去,哪里有粮食的影子,粮食早就分光了。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,我一年忙到头,中午,别人休息,我不能;晚上,别人休息,我要批作业,同样不能休息,难道不应该有收获吗?有人形象地把教师比作老九,仅仅比乞丐好一点儿,文革中更把老师比作臭老九,此时我觉得自己还不如乞丐呢?更让我难受的是我的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!
            虽然已经过去40多年,人民教师的收入提高了,地位提高了,我的境况也比过去不知好多少倍,但当初的办学之初的艰难历程仍然历历在目。这是我想到京剧《沙家浜》的一段话,往往有这样的一种情形,有利的情况和主动恢复,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。艰苦是一种燃料,它是人奋斗的能源;艰苦也是一面镜子,他让人饮水思源,不忘初心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2018年12月9日晚9时完稿于新坝家中)
    报到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4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627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2862

    主题

    9692

    帖子

    3万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39551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17 08:2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困苦年代,艰难岁月。
       为老师点赞!
    报到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1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368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803

    主题

    5251

    帖子

    2万

    积分

    超级版主

    Rank: 8Rank: 8

    积分
    20775
    发表于 2018-12-18 20:54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辛苦了
    报到来啦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扬中市绿洲文化交流服务中心 合作电话:13605298392 ( 苏ICP备16022871号

    GMT+8, 2019-4-23 13:02 , Processed in 0.235122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