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扬中城市生活

查看: 96|回复: 2

[原创] 记忆中的富旺老街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前天 10:59
  • 签到天数: 584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2768

    主题

    9390

    帖子

    3万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37753
    发表于 2018-11-25 10:36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      记忆中的富旺老街

               作者 :张桂生

       离开家乡已经将近40年了,但富旺老街地的样子仍然记忆犹新。
    关于富旺的名字,在我幼年的时候,曾经听人说过,原来的富旺集镇只有姓付和姓王两家,所以叫付王集镇,只是有其名无其字,究竟什么时候由原来的“付”和“王”改成了现在的“富”和“旺”,似乎难以考证了。至于说,什么时候成为集镇,为什么会成为集镇,这些更成为历史悬案了。
    由于住在乡下,对于集镇是很向往的,大人们往往不愿意带伢们上街的,因为怕他们会要钱买东西吃,不给又不好;还有一原因是,家里伢们多,给一个买,其他伢们都要买哪有那么多钱?所以对于孩子们来说,上街简直就是一种奢望。
       富旺老街南北走向,北高南低,长不及二百米,宽不及二丈,在土路上铺一层煤屎(煤渣)。两边的房屋正门都对着街道,一式的土墙草房,檐高七八尺,个儿高的人伸手就能摸到屋檐。大多家庭都是活动门板,活动门板装在不及一米高的墙垛上,逢集时候就把门板卸下来,晚上再把铺板装上去。卸下来的铺板放在两张长板凳上面,作为货摊。在货摊子上面摆上小商品便开始做生意。商品无非是什么针头线脑,生化油(搽头油)、歪歪油、梳子、篦子等。买的人很少,大多数是看客,买不起我看看可不犯法。一些半大的孩子在一些卖玻璃球的摊子前瞅来瞅去。玻璃球二分钱一个,可是孩子们的口袋中是空空如也,贼无种,急地生,趁买主不注意,顺手牵羊,拿一个就走。买主为了照顾摊子,眼睁睁地看着这小强盗把东西偷走,只能诅咒一番聊以自慰。
    街道上是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。特别是阴雨连绵的日子,街上的泥水被无数双胶鞋踩过,就像稀糊糊一样。虽然如此,但是一点儿也不能阻挡那些上街人的热情,他们或来或去,忙着采购自家需要的东西,匆匆地往回赶。这边人刚刚离去,那边的人又来了。乡下人上街,没有时间概念,急性子的,早来早去;慢性子的,迟来迟走;不紧不慢的,悠悠的,并不急着走,这里看看,那里瞧瞧,如果遇到说书场的,他们一定会花个一角或者两角钱去听书,最后饿着肚子回家吃饭。以后再做二道贩子,把听来的故事讲给别人听。
    那时候,最最豪华要数供销商店了,一排平房,门朝东开,共有十多间;分日杂门市部和生产资料门市部。日杂门市部专卖日用百货;生产资料门市部专门卖犁、耙、水车、化肥等农用物资。不过,要凭票购买,没有票证,是无法买到的。最热闹的也要数日用百货门市部了。到了秋后,更加忙碌,有给要结婚的儿子、儿媳买衣被的,又给自家老老少少买过冬衣物的,还有小姑娘小媳妇给自己买方巾、或者不料的,各购所需,各尽所能。其次是卫生院。卫生院和供销商店是斜对门,四合院式的建筑,草顶砖墙,墙体内外都用石灰刷的雪白。卫生院设施简陋,除了门诊的地方,就是病房。一个姓胡的医生任院长。三四个医生,一两个护士,都穿着白大褂,戴着口罩,显得很神秘。病房只有一间,放这两张简易的病床,充满着来苏尔的味道。据说,卫生院是由一个叫蒋成汉(音)的私人诊所改建的。
        能与供销商店比肩的要数公社所在地了。公社所在地在西街后,也是四合院式建筑,中间空一间为走道。大门朝北开。院子正中间竖一旗杆,旗杆半腰吊着一个大喇叭;院子四周遍植椿树。春天是椿树开花的季节,会引来一些小蜜蜂,嗡嗡嗡地飞着,一些小蝴蝶也赶来凑热闹,给这个权力机关带来一些生机。夏天时候,浓荫密布,加上从大门外吹来的凉风,使人感到一阵阵凉意。一大片房舍,总共有四五十间,都是每间一前一后两个窗户,窗户上装着玻璃,为了防盗,都用铁丝网网住。办公室兼宿舍,中间以墙隔住。一桌一椅,外加一两张长凳,要办事的人往往只能暂在外面隔着敞开的窗户说话,能进到里面说话的便是高一等的人物,一般平民百姓是享受不到那种级别的。公社化时候是泥墙草顶,文革期间改成砖墙瓦顶,其他没有什么变化。
    在公社所在地外面,是猪、牛露天市场。每逢一、三、六、九逢集。逢集的日子,远在张集、黄町、八斗等地的人也会赶来,或买或卖,牛市、猪市上格外热闹。市场上有带袖章的专人管理。也是中间人,相当于媒人,与买卖双方互相沟通,如果生意成功了,中间人要抽取一部分利钱,叫做行银(行钱)。行银大概在百分之一二的样子。文革期间,一段时间里,搞“一打三反运动”,买卖也被认为是搞投机倒把,把卖猪、卖牛的人撵得像做贼一样,到处乱蹿,弄得买的找不到卖的,卖的找不到买的。集市被弄的乌烟瘴气,敢怒却不敢言。
    在离北街大概半里的地方是粮管所,当地人叫粮站。粮站的房子比较多,除了前面一排的办公区域外,后面全是粮仓。粮仓为1958年所建。原先也是泥墙草顶,后来逐步换成砖墙瓦顶了。粮仓高大敞亮,里面的粮食堆得跟小山似的。外面以围墙阻隔。大门朝西南方向开,办公区域及粮仓的门一律朝南开。有时候,粮仓盛不下了,就把粮食以屯子形式盛在外面。通向粮管所有一条土路,很宽,后来改成石子路,再后来改为水泥路了。
        后来长大了,经常要上街,上街倒成了一种无奈。先是要上街买米。在我只有十二三岁的时候,为了一家人的生活,每个星期都要上街一次。每次买个10斤米回家,然后再去买。如此反复,也不知有过多少次。那时候个子小,力气小,每次背10斤米都似乎背上一座大山,到家后,往往大汗淋漓。生活的重担过早地压在我的身上,让我早早地尝到了生活的不易与艰难。再后来又遇到卖粮难。粮食多的时候,大家家中都不缺粮,有几个专事二道贩子的人,见卖的多,买的少,便从中作梗,以最便宜的价钱把最好的粮食买走。苦的是那些等着钱用的人家,不得不忍痛贱价卖出。如果硬着头皮不肯吃亏,到头来只能哪里来哪里去,或者以更低的价格卖出。
        饭店生意开始好起来,一些从外来的生意人要进饭店吃饭,一些想托人办事的人要进饭店吃饭,一些腰包鼓起来的人也想尝尝饭店里酒菜的味道,于是每到中午时分,饭店里人头攒动,请客的主人,被请的客人,还有一些希望别人也请他的所谓头面人物,这其中夹杂着一些不速之客,主人还以为是客人的朋友,客人却以为是主人特意邀请的。这样,那些不速之客也装着很熟悉的样子,很有派头的样子,装模做样的混吃混喝了一通,乐得个不吃白不吃。
        改革开放以后,街道迅速变长,再后来,又增添了几个街道。再后来,我离开了家乡,但每每回到故乡,总感到街道又长了,新房子多了,楼房也开始多了,商品更丰富了,人们的衣着也光鲜多了,谈吐神态也自豪多了,总之,一切都在变化着,变化着,变得我都认不出她的模样儿了。
    (2018年11月19日于扬中新坝)     
    作者:系江洲文学社社员   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

    报到来啦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前天 10:59
  • 签到天数: 584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2768

    主题

    9390

    帖子

    3万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37753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1-25 10:37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欣赏欣赏
    报到来啦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1-14 08:48
  • 签到天数: 350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777

    主题

    5115

    帖子

    2万

    积分

    超级版主

    Rank: 8Rank: 8

    积分
    20033
    发表于 2018-11-25 12:19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欣赏学习
    报到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扬中市绿洲文化交流服务中心 合作电话:13605298392 ( 苏ICP备16022871号

    GMT+8, 2019-1-22 03:04 , Processed in 0.122681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